人生苦短我用php

当前位置:

“我的抑郁症为什么还没好?”他悲伤地问

时间:2019-10-22 11:08出处:心理健康457 阅读

王姊妹大学毕业在团契遇见天恩,天恩是第三代基督徒,非常虔诚爱主,王姊妹毕业于名校,起先不是很在意这个学历只有专科的又貌不惊人的弟兄,但是,当她看到这个弟兄彰显的基督的品格,她深深的爱慕了他,于是两人恋爱,遭到女方家人强烈反对。原因自然是没车没房没前途之类的。

他们却相爱着,彼此惦念着对方,虽然中途几次要放弃。女孩子被迫相亲但都没有同意,弟兄呢,一直祷告一直等,三年过去了,你肯定想问我,怎么样了?

不好意思,这是第四年,女方家长还是没同意。

弟兄呢,仍在祷告。渐渐地有了受苦的煎熬感。但是他却依然不肯放弃。

豆豆妈妈五点起床,做好饭,头发都没顾上梳,就赶去医院,住的地方离医院要一个半小时,她要赶在早高峰,去给豆豆送早餐,豆豆得白血病已经半年了,豆豆妈妈是个单亲妈妈,半个月前,病房里来了几位传福音的姊妹,对豆豆和豆豆妈都非常好,还曾经帮豆豆守夜,因为豆豆第二天做骨穿非常害怕,要阿姨陪伴,妈妈因为连续熬夜好几天实在支撑不住,恰好有基督徒姊妹主动请缨,所以豆豆妈妈虽然还不认识主,但对于基督徒充满敬仰和好感。

豆豆总是问基督徒姊妹,阿姨,我的病怎么还没好啊,耶稣不是爱小孩子吗?这是你告诉我的啊,阿姨。

基督徒姊妹说,是啊,豆豆,主一直爱着你呢。豆豆妈妈也不太明白这些,只是,自从豆豆生病,她就觉得,人真是有限无助。面对疾病,真的好似束手就擒一般。

而豆豆每次虚弱的时候,还强打精神,甚至还想说笑话给病房的人听,豆豆妈妈背过身的时候,一面哭一面说,上帝啊,你如果真的存在就赶紧医治我家豆豆吧!

前一晚,远在广州的一位弟兄,又在问我,焦虑症和抑郁症的问题,他反复描述他的症状,其实,那些症状我太清楚不过了,这些年间,我身边抑郁的人真不少,我自己也曾失眠、惊恐,焦虑,抑郁的感觉我也曾经历过,这些经验我都有,他看到我的一篇文章,就想求助我,我跟他说司布真,丘吉尔,林肯,崔永元都抑郁过,他说他也知道,就是有时候太难受了。问我怎么办?

”我的抑郁症为什么还没好?“他悲伤地问我。


我说,跪下来,呼求主。等候主。

这一年,我感受到无处不在的焦虑,当我写作的时候,我会祷告,有一晚,我非常认真地在神面前祷告,在自媒体爆炸的年代,我用的标题不吸引人,我写热点的文章读的人多,反之,如果我不写热点,看的人就少,因为人们的注意力必须靠热点才能激发了,连基督徒也一样如此。

无数次祷告,我渐渐明白,神让我安慰祂的子民。

当时,我便知道了如今基督徒的光景,已经和十多年前没法比,由于环境的影响,基督徒的信心正在衰落,他们中有许多人正在软弱,当然其中有大量魔鬼的工作,叫人爱世界,受苦楚,背重担,不交托,远离神。

天灾也罢,人祸也罢,人们渴望岁月平静安稳,这,委实不算出格和妄求,然而,一方面我们不想背负十字架,另一方面,又有若干宗教人士,不断地鞭笞这种软弱,他们并不明白,受苦的奥秘,虽然我也一样不明白,但是我只愿神能因着我们的祷告,怜悯受苦的人,减少我们受苦的岁月。而不是用自己的神学逻辑,对着那些正在受苦的人讲道。

我问J姊妹说,你换骨髓这样大的事情都经历了,八年过去了,算是痊愈了,你应该经历过神迹,她说是的。我又问你是否也曾祷告灰心呢?她说,当然有。但只是有一句话总在那里,一切都有主的旨意。

我们斜靠在我家的床上,吹着空调,喝着茶,我说,你知道吗,换做1937年,咱们两个能活着就不错了,还谈什么神有没有预备婚姻爱情?所以我们都活在历史中。

在奥斯维辛的集中营,有基督徒祈祷能死在一个有阳光的地方,他们都没能如愿,然而,终有一天,他们被释放,纳粹被审判。

记得《出埃及记》那部电影里的一直一直相信上帝会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老人吗,她死在埃及人的轮下,她求上帝让她看到谁会带他们走出埃及地,这时候,她看到了摩西,她的眼睛亮了,虽然她随即死去,但是神听了她的祷告,她含笑死去。

我的脑子里,心里,当我祈祷之后,我的心澄明的时候,总是盘旋着一句话:再忍耐片刻。

再忍耐片刻,神的时候就要到了,祂的大军已经在路上,祂的天使扑闪着翅膀正在来搭救你的路上。

请,再忍耐片刻。

忍耐到底必然得救。

与你们同受熬炼的  相宜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

猜你喜欢

友情链接: